肆柒今晚啥也不是

故事很长,长话短说就是——我喜欢你

我只看向他眼底,而千万人欢呼什么

我不在意

甜不辣

*7.2k+,渣文笔,废话多

*亲情向?现实向?不好分甜虐

*感谢瞎说 @胡语 给我改稿!!!鞠躬!磕头!!

清晨和黄昏是同一个太阳,年少和年老是同一个你。

01

 

周航是在传习社长起来的,生活倒也算是充实。少年心绪,看见身边的一个个都拜师了,虽是知道这事急不得,却依然会跟自己暗暗较劲。

孟鹤堂是通过干爹知道周航的,“这孩子假以时日,必成大器”孟鹤堂就这样迷迷糊糊地认上了这个小孩。当时的孟鹤堂和张文顺先生的女儿搭档,毕竟是女相声演员,很多包袱不好用,去见了小孩就定下来了。

因为周航是传习社出来的,按照惯例应该要先去青年队呆上一段时间的,谦大爷觉得这孩子可以先跟着孟鹤堂搭一搭试试,周航也便成了唯一的特例。

周航知道这事是主任告诉的,小孩便急不可耐地告诉孟鹤堂这个消息,似是迫不及待的向孟哥证明自己也很棒的,自己可以陪着他!

孟鹤堂笑笑,揉了揉小孩的脑袋。那时候的周航像是个小沙弥,打理头发嫌麻烦,也实在是学不来当时的非主流,便一并剃了,摸上去还能感觉到刚长出来的头发茬,摸上去像是未经打理小胡茬的微微扎手的感觉,却也舒服。

 

周航17岁的冬天,遇见了眉眼含笑的孟鹤堂。

 

 

 

 

02

 

周九良和周航都很喜欢孟鹤堂的模样,尤其是那一双眼睛,亮的让人心里头发着慌,没什么人能直视银河的满天星辰,那时候你觉得渺小,而且太容易迷失。
“航航?想什么呢?”
“孟哥,你真好看。”
周九良下意识地出口,张了嘴才知道自己说了些什么。没办法,也撤回不了,只能红着耳朵尖。
孟鹤堂没说话,笑着看他。然后周九良有一个让人脸都通红的猜想,他觉得孟哥看着他的时候,眼睛里有他的时候。
更好看。
中二的少年周九良捂着脸,更不敢看他。

 

少年人爱说谎话,一个眼神骗过天下

 

 

 

03

 

给字的那一天,周航...哦不,周九良开心坏了!

他给孟鹤堂打出第一通电话,“孟哥!我有字了!!”孟鹤堂听着电话那头小朋友的兴奋劲儿,丝毫不怀疑这个时候如果自己表现出一点冷淡的感觉,小孩能跟他生几个月的闷气。

“叫啥啊?”幸福了就飚东北话的孟鹤堂很显然地将自己的一起快乐传递给了周九良,“良,寓意万事如意,良人作伴。”

孟鹤堂当然听出了小孩说最后四个字的别扭,心里窃喜,觉得好笑。拎起话筒便还是那个体贴温柔的兄长,“走!请航航...不对是周九良小朋友吃饭去!!”

周九良应下,挂了电话后带着笑意嘟囔了一句“我成年了。”

 

但是,只要你想,我也可以只做你的小朋友呀!

 

 

 

04

 

孟鹤堂要结婚了。

德云社交情好的都去了。包括周九良。

周九良同意了当伴郎的请求,就当...让他孟哥开心。

秦霄贤甚至还拍拍他的肩,罕见的严肃认真,像是要安慰周九良。周九良看见秦霄贤这幅样子,反而笑了,“倒霉模样!”秦霄贤挠挠头,又回到了看上去智商不高的样子。

周九良和秦霄贤挨在一起坐,少有地一杯杯地喝着酒,“嗐,孟哥结婚,这不是好事嘛,多好,终于也有个人能好好照顾照顾他了。”“真没事?”秦霄贤脸上是实实在在的担心,“嗐,孟哥结婚,我能有啥事。饼哥四哥不也还是好好说相声。”

至少看上去是开心的吧,和师兄弟一起闹孟鹤堂,起哄着笑,鼓掌鼓的手都红了,替孟鹤堂挡酒——第一次换成他去挡酒,孟鹤堂本是不同意的。

 

或许也只有他自己知道那天的喜酒有多烈。

 

无关爱情,只是他也终还是不能成为自己一个人的先生了。

 

小朋友想让全世界人都看见自己最喜欢的那颗星星,不一定是最亮的那一颗,但一定是最能温暖自己的那一颗,可是舍不得让全世界人都看见,想让他是自己的,只是自己一个人的。

 

 

周九良喝多了喜欢哭。

但是那天他没哭。

也不知道是和谁较劲。

 

 

05

 

孟鹤堂离婚的时候,周九良觉得孟哥结婚时的笑似乎还挂在脸上,似乎还是昨天的事,自己似乎还在为那天的自己感到不解。那是周九良第一次不确定孟鹤堂是不是在开玩笑,也是周九良第一次见那样的一个孟哥。

搭档了这么多年,他见过形形色色的孟鹤堂。开心的,难过的,委屈的,激动的,生气的,温柔的,害怕的,可爱的,却是独独没有见过这样一个孟鹤堂。

冷静的让人感到心慌。

“我们离婚了。”五个字轻轻敲在周九良心上。

周九良宁愿让孟鹤堂哭一场,痛痛快快地哭一场。

没有,什么都没有。

孟鹤堂还是那个孟鹤堂,温柔地对待所有人,对所有人都抱有好脾气。

 

返场唱歌的时候,孟鹤堂一句“我好累,你怎么不在我身旁”似乎是花尽了他所有伪装的力气,心甘情愿地剥落自己最坚硬的外壳,露出蜷缩着的柔软的躯体让身边这人看个清楚。

“在这儿呢。”

是承诺,亦是自己的心愿。

 

 

06

 

他转身,我还在,就够了。

周九良比孟鹤堂先红了眼眶。眼前这人本就值得世间所有美好,他值得啊。

 

 

 

07

我真的陪他聊到黎明,真的同他最默契

 

酒后吐真言,孟鹤堂亦是如此。

喝了酒的孟鹤堂在酒店里撒泼打滚,周九良头疼的不行,想在心里撤回下午的心疼。

“先生先生...”好不容易捞到人,死死的摁住,生怕一个不注意,这祖宗就上房揭瓦。

孟鹤堂突然安静了,趴在床上,“航航...”兴许是带着酒气的低音炮太有诱惑力,周九良趴在另一张床上,偏头看着孟鹤堂,好脾气地回着“嗯,在呢先生。”

“我给你说,谈恋爱和结婚真是这个世界上最扯淡的两件事。女孩子,嫌我忙,不陪她,那工作上的事情我哪管得了啊;又嫌我对粉丝温柔,那怎么着?别人花钱来看你就是图个高兴呗,我摆着张臭脸让谁看啊......”

絮絮叨叨,皆是些家庭琐事,没个重点也没个方向,话题的走向奇奇怪怪的,周九良觉得自己的八核大脑也跟不上这醉鬼的脑回路,干脆不再接下茬,就是安安静静地听着。

孟鹤堂最后说着说着便把自己说睡着了,周九良翻身下床给人把被子盖好,躺在自己床上睡觉,却又发现睡不着,索性起来翻手机。忽然想到什么似的拍了一张孟鹤堂的睡颜。

真好看。

 

看似亲密无间,实则毫无关系。周九良最多在心里想想,不会说出来。

因为孟鹤堂觉得俩人好得就是亲兄弟。

 

打着兄弟的旗号,做着最爱你的事。

其实周九良也不知道自己对孟鹤堂到底是什么感觉。

 

兄弟?真的不甘心。

爱情?真的谈不上。

是喜欢吧。

我对你,止步于喜欢。

而陪伴,似乎也是我能做到的所有深情

 

 

08

 

孟鹤堂30岁生日的时候,周九良陪他一起在小园子和大家一起过的。眼看着旁边的人儿又要哭,周九良想拦,又想想算了。下了台之后的孟鹤堂换了衣服,眼眶还是红的,却笑着对周九良说了句“走,回家。”俩人上了车,孟鹤堂突然没头没尾地来了一句“哥没事,就是高兴。”周九良看着窗外,不接话。不知道是气那人不愿与他分享心中的想法,还是气自己还是不能为他分担。

 

 

09

 

孟鹤堂31岁的生日和去年差了很多,一年时间,突然红了。

与其说是而立之年的礼物,孟鹤堂却觉得慌张占据了自己的内心,商演一场接着一场,可是这种之前梦寐以求的红让他感到不真实,仿佛身处云端,可你什么时候掉下来,无从得知。

“先生,这就是您的位置。”只这一句,孟鹤堂仿佛就踩到了底。那种在惴惴不安中的拥抱,比任何言语都显得更真实可信。

周九良也很高兴,自己终于也可以让孟哥感觉到安全感了。不再是那个需要他哥时刻护在身后的周航了。

 

可我只看向他眼底。而千万人欢呼什么,我不关心。

我身边只他一个,却敢去没天光的,疯狂梦境

 

 

 

 

10

 

31岁的生日,孟鹤堂生日专场。周九良的祝福虽迟但到,更何况孟鹤堂向来不会和他计较那么多的。

小朋友总是别别扭扭的,不习惯把真心摊开给别人看。一句“生日快乐”在嘴里打转一整天,也到底是没正式说出来,在自己孟哥许愿的时候终是假借此由,搞怪般唱出“祝你生日快乐...”孟鹤堂都懂的,自己养大的小崽子,又有什么不明白的呢?

所以他等。

心甘情愿。

当听见小朋友别扭的一句祝福的时候还是笑了,正在许愿的人儿很像让这一刻暂停,他俩就这样一直穿着大褂,站在台上相守相望。再闭眼时“希望航航永远能平安幸福,我们都好好的,一直。”

小朋友不知道孟哥到底许了什么愿望,也不想去在意台下姑娘们的尖叫,他只是觉得心尖儿上的人儿那一刻笑起来的样子很好看,眼里装满了未来和星光。只这一眼,周九良就知道,自己要更强大,强到不会让孟哥受一丝一毫的委屈。

那人必须是幸福的,一辈子。

 

 

 

 

11

 

周九良不再一味地冷淡风捧哏,开始逼迫自己去接受一些事情。

他想让自己快点成长,仅此而已。

 

周九良一向佛系,并无太强的争抢之心,也一度认为待在小园子说一辈子相声便是这辈子最大的心愿。不见得有多少人捧着,但求无愧于心。

可是不可以。

孟哥想让更多人知道他们的相声,既然他想,我便陪。这是周九良新的目标。

 

我愿为你保留少年气性

亦可为你抛下一己私欲

 

 

 

孟鹤堂几场演下来自然知道不太正常,孟鹤堂自然希望小孩能慢慢接受一些事情,但是绝对不是以这样的形式出现!

若是周九良身后棱角皆被磨平,那自己又为何要拼尽全力护着小孩的少年心性?

连周九良都护不了的孟鹤堂,一无是处。孟鹤堂只能在心里骂自己罢了。

 

孟鹤堂从小到大都是顶温柔的人,几乎是从小到大都情商在线的存在,会去小心翼翼地照顾每个人的情绪。

棱角分明,是孟鹤堂心中的少年模样。

周航,就是他心里的那个少年。

 

 

 

12

 

承诺只去有对方的,前程似锦。

 

熙华小专场的时候,周九良和尚九熙搭黄鹤楼,下了场的小孩直奔孟鹤堂,把全身重量压在他身上,似是卸下所有防备的小狼崽。

“孟哥,我好累呀。”对这一场,也对自己。

孟鹤堂有点晃神,他已经不大记得小孩上一次这样肆意地抱着他说自己累了是什么时候。

或许是第一次专场,或许更早。相声有新人的时候,周九良自己写稿子的那个星期,自己说了不知道多少次的“九良辛苦了,真的辛苦了”那人也只是笑着无奈地接上一句“孟哥,咱俩可是搭档!”

周九良手上使了些力气,孟鹤堂回神便下意识地摸了摸他的头,又突然想起来小孩好像不喜欢自己摸他头,手顿在空中,收也不是,不收也不是。

周九良埋在孟鹤堂肩上的脑袋动了动,似乎是默许了孟鹤堂的行为。孟鹤堂一瞬间觉得那个黏黏糊糊的周航回来了,放软了声音轻哄着,“宝宝怎么了?”

周九良其实不喜欢孟鹤堂这么叫他,觉得两个大男人之间,怪别扭的,可是今天的孟鹤堂就是像试试,就是觉得今天是个例外,就是想试试。

“尚九熙欺负我~”奶音持续输出的周九良似乎压根没注意到孟鹤堂的称呼。

“没事没事,回来孟哥封他箱,昂,不委屈了。”“嗯~”

转着弯的撒娇音儿格外讨人喜欢。孟鹤堂抱着他,竟有种莫名失而复得的感觉。

 

 

猫这种生物很聪明,保持冷漠,适当撒娇,偶尔动心。

 

也挺好的。周九良在心底告诉自己。

 

但是连周九良也解释不清,为什么没有在黄鹤楼唱出“驸马”。

或许是因为,那人总要有点特殊的吧。

 

乃先生,亦驸马。

 

 

 

13

 

周九良也要结婚了,结婚那天的他一身西装,再加上这几年的锻炼,又回到了那个棱角分明的小先生,帅气逼人。

 

好像一切都没变。

却又好像一切都变了。

 

看着眼前西装革履笑容灿烂的人儿,孟鹤堂的思绪不受控制般飘远。

 

 

 

14

 

演出之后的后台,总是热闹一会儿,便七七八八的散了,像是太阳总会走到天空的最南端,也总会从海洋的最西端降落。

小孩扭扭捏捏地走过来,“孟哥,我谈恋爱了!上次给你看过的那个,人挺好的,也照顾我...”小孩努力保持着镇定的神色,只是眼神中透露出了欣喜,“好好处,对人姑娘好点!”兄长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温暖关怀,周九良笑着应下,拎起包离开了休息室。

 

身后人享受着短暂的独处时光,却不自觉红了眼眶。

我的小朋友,也终是要去成为别人世界里的大人了吗?

 

 

 

15

 

喝了酒的孟鹤堂意识算不上模糊,他拿着酒杯去敬周九良,眼角红红的,像是被谁欺负了,偏是那双被周九良喜欢的眸子仍是清清朗朗的,仿佛可以洞察周九良所有的小心思。

“周航”,给老子好好过日子!

后半句孟鹤堂没说出来,他凭什么说这段话?

没立场。

也没资格。

 

坦荡一次喊他姓名再说爱意

 

 

16

 

“祝你幸福。”

孟鹤堂泪窝子浅,那天却也没哭。

像极了当年的周九良。

 

 

17

 

他也体会到了当年周九良的感受。

那种每一口烈酒都流进心里的感受。

烧的厉害

视而不见。

 

 

 

 

18

 

俩人终是回到了世俗生活的正轨,娶妻生子,几十年如一日的说相声。

又出了很多歌,供着返场用。

随着相声行业被逐渐重视,俩人的观众也越来越多。

年纪越来越大,人气却并没因此下降,反而因为俩人越发默契的搭配而越来越强。

商演自然是没有顶峰的那几年多,更多的是帮着小辈们量活。

仿佛一切都回到了它应该走的轨迹。

 

这种生活挺好的。

自己能有个家,回去能吃上一顿热饭;

有了深夜回家时那盏泛着微弱光亮的小灯所带来的温馨;

有了一个爱自己的人;

有一份牵挂。

 

周九良觉得现在的自己很幸福。最起码没辜负孟鹤堂当初说的那一句祝福。

自己能好好说自己最爱的相声,右手边依然站着那个最默契的搭档,也是那个最懂他的...他的孟哥。

 

 

 

 

19

 

30周年的时候,两个人选择回到了小园子。

黄牛炒票,粉丝抢票。一切都像是20年前那样。

两人站在台上说了传统的《黄鹤楼》,似乎是用这样的方式告诉所有人——

孟周都在好好说相声,一直都是搭档。

 

返场的时候,孟鹤堂唱了第一首俩人的歌——《一起》

 

 

 

20

 

还是这个时间   那相机拍着照片

还是对面的你们 陪着我聊

每个包袱都是笑点  我爱看你们的笑脸

岁月一直改变  可你们却没有变

就在这个夜晚  我愿把时间搁浅

为了传统艺术我把麦克说到起茧

日积月累的表现  沉淀了我的老练

为了你们我要演遍全中国的剧院

心在一起走下去

幸福的时间  短暂冲破世界

爱你拥抱这瞬间 会去考验 变成依恋

坚定着重现  永远!

 

现在一起走下去自如的驾驭

像我和孟鹤堂已把感情融入旋律

从哈尔滨到北京  结合京哈之间结晶

一路上不管风雨和你并肩一起前行

多少次的同台让经典历史重来

有你在的生命多彩不会再有空白

相约在冬季决定陪你过每一季

就算冰雪融化记得歌词的每一句

 

雪下的花驿站的光  茫然的家有多大

日记蒸发枯萎的花  我浇到再次发芽

 

一天一天改变   那真诚的打动 还有思念

你的点滴   已经编成旋律 写在结尾纪念

守在你们的身边  也走自己的风格之间

彼此陪伴终结圣诞依然有你绝不走散

 

说相声,一辈子。

咱俩,一辈子!

 

 

21

 

周九良终是陪着孟鹤堂演遍了全中国的剧院,彼此间感情也无需过多言语。这么多年的风风雨雨都一起闯了过来,演过的出数不胜数,一个眼神便懂是什么意思。

家仿佛只是成了一个模糊的字眼,有彼此的地方就好。

现在的周九良比孟鹤堂还孟鹤堂,孟鹤堂时常要说什么却扭头就忘,好在,周九良懂。

 

 

22

 

一曲终了,孟鹤堂对着小园子的立麦喊了出来

 

“周航!谢谢你!”台上艺名台下本名,这是规矩。孟鹤堂却执着的喊出“周航”,像是无声的履行着什么约定。

台下粉丝和观众欢呼尖叫成一片,周九良没有去理会——像20年前一样,他向来不在意这些东西,他只是看着孟鹤堂那双依旧承着星空的双眸,笑了。

站在台上的角儿总是发着光的,无论何时。

原来一个人的眼睛可以不变的好看。默默溜号的周九良想着。

 

 

 

23

 

恍如隔世。

周九良仿佛回到了17岁那年,孟鹤堂留着并算不上帅气的发型,一双眸子似是装着所有未来,用着那好听的声音问他

“周航是吗?和我试试呗”

 

他记不大清自己是怎么回答的了,只是记得那双深褐色的眼眸中藏着期待,像是旋涡般将他吸进去。他鬼使神差就答应了。

甘愿沉沦。

 

少年不懂什么情啊爱啊,只知道一个眼神,

便是永远。

 

 

 

24

 

我喜欢你就像是小孩子看见自己喜欢的东西时,总是装出一副不在意的样子,瞪着眼说自己不喜欢,却又忍不住偷偷瞟着看,好像多看这一眼,这个东西就是自己的了。倘若有人说要买给他,他又一副不情不愿的样子,心里却炸开一朵朵烟花,别扭的不行。

 

 

 

有人说孟鹤堂是周航17岁时遇到的光,可17岁的周航是孟鹤堂的救赎,这事啊,只有孟鹤堂知道。

 

我对你的喜欢是我只能对月亮分享的秘密。

 

 

 

 

25

 

我告诉你不要相信,那些表演出来的情啊爱啊

少年人善说谎话,一个眼神骗过天下

 

“台上的相声,不能当真的”

 

 

“先生,我喜欢你”

“嗯,我也喜欢你。”

 

------------------------------------------------------------

没了,姐妹们再见!!

 

 

 

 

 

好吧,我是又臭又长的彩蛋。可能甜叭....

————————

孟鹤堂长周九良6岁,到周九良过了不惑之年,虽说两人人气依旧,也还没有到精力不足的地步,但就是不再接特别多的商演,更多的是在小园子演出,再和家人一起出去旅游,周末没排节目的时候一起凑一块吃个饭。六口人的家庭。

 

“诶呦,祖宗你们慢点儿。”孟·老父亲在线担心,俩孩子凑一块跟放风似的,拉都拉不住,小男孩突然绊倒,坐到了地上。周九良似乎并不很担心这件事,真的只是拿余光瞥了一眼,便又将注意力转到了面前的这盘花生米上,“行了周惜梦,差不多可以站起来了!”小男孩撇了撇嘴,自己站了起来,“婉舟我都说了他不会扶我。”被叫做婉舟的女孩眨眨眼把人扶起来,那双像极了孟鹤堂的好看眼睛仿佛说着“谁知道这事是真的啊!”

孟鹤堂看着俩凑在一起叨叨咕咕的小脑袋,笑着给周九良倒了杯可乐,“别喝酒了,回来开不了车了。”周九良也学着周惜梦撇撇嘴,结过可乐喝了一口,不满意似的故意没搭话。

 

孟鹤堂笑笑,也没计较。

 

两个在厨房的女人互相吐槽着自家男人的那些事,似是对伴侣的不满,言语中却充斥着生活的幸福气息。手上的活干的利索。本不用做这些的,两个人美手巧的人儿却是认为自己做出来的才是家的感觉,更何况这俩人这么忙,回家一趟也不容易。

 

吃了午饭,夏季午日的太阳透过玻璃打在放在窗台的绿萝上,把植物烘的发烫。孟鹤堂起身把窗帘拉上,遮挡刺眼的光线。两个小不点凑在一起玩着不知道哪弄来的小玩意,女孩子的短发利落极了,男孩的刘海打着旋,浸出的薄汗被空调吹干,凑在一起的小脑袋怎么看怎么引起舒适。两个男人在书房里静待着,孟鹤堂坐在桌前,看着不知放了多久的有关师爷们对相声理解的纸质书,孟鹤堂和周九良在这个信息飞速发展的时代格外钟情纸质书,或许是职业习惯了性格使然吧。

九良靠在沙发一旁阖眼小憩,眉眼神情中都是安静。孟鹤堂突然嚷了一声,“九良,你记不记得《琴瑟和鸣》——咱前些年发过的一首歌!”孟鹤堂怀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有了一把吉他。周九良没有答话,笑了笑,起身拿下放在孟鹤堂家的一把三弦,自顾自地弹了起来,偏偏孟鹤堂就好像清楚他什么时候开始弹,准确地合奏。周九良这些年已经很少去给德云社伴奏了,但三弦是一辈子的事,那个人也是。

琴瑟和鸣,算是孟鹤堂送给周九良的一首歌,俩人想起来粉丝说过的那句,

“原来吉他和三弦才是最配的!”

其实孟鹤堂和周九良也是最配的。

 

愿为你素手弹弦,是我对你最明目张胆的偏爱。

 

---------------------------END

 他俩的心里总会有一个干干净净的小世界,里面干干净净地放着对方,放着最特别的对方!

婉舟👉挽周
惜梦👉惜孟

 废话是多...

能三连就给你磕头!!

 

叛逆期

无差!勿上升!甜的!!带饼四!

1

德云社所有人都说孟鹤堂把周九良护的太紧了。

出去玩,孟鹤堂会把周九良的东西都收拾妥当,细致地不像是那个逮着啥都能祸害的孟鹤嚯嚯堂;专场结束后聚餐,孟鹤堂会掐好时间把人送回去,像是生怕小孩晚睡了一秒;哥几个凑一起撸串,孟鹤堂会护着小崽儿,帮人挡着酒同时再夹着菜,好像能把他饿着似的。

孟鹤堂说,这我搭档,照顾点咋了?说完便又和师兄弟打闹成一片,没个正型。

而周九良眼里的星星少了几颗,他没看见。

2

大家开玩笑说,小崽儿长大了咬人肯定贼疼,让孟鹤堂多躲着点,孟鹤堂也总是笑笑,说上一句“去你的吧!”大家在后台总是开玩笑说九良跟孟哥凑合过得了,周九良也都会少有地严肃“这种玩笑以后少开。”

七队后台便再没出现过类似的玩笑。而孟鹤堂眼里的光却也总会暗下一秒,便又恢复了应该有的兄长样子。

3

“孟鹤堂!!”小狼崽的声音带着怒气,“你凭什么管我?咱俩啥关系啊!!”

孟鹤堂眨眨眼,似是没听出小孩语气中的怒意,“父子呗,乖儿子...”

回应他的是一声门被摔上的巨响。

这不就是自己想要的吗?孟鹤堂闭了闭眼,像是卸下来很重的包袱。

 

4

棱角分明,鲜衣怒马,少年模样。

鲜血淋漓,自作自受,心甘情愿。

 

 

5

“喂,饼哥,我小孟儿,老地方喝点吧,晚上9点。”

???烧饼拿起来电话一句话都没等说,对面已经挂了电话。“小四儿,我出去一趟,孟儿找我喝酒。”“嗯,拦着点他。”饼四当然知道这人想干啥,但他们也知道这事啊,是需要好好说道说道了。

 

6

烧饼刚进房间,就看见地上好几打啤酒。嚯,还没点菜就喝上了?这今儿个晚上还能回去吗...

孟鹤堂招呼烧饼坐下,上了菜之后,俩人吃饭、喝酒,却是谁都没有先开口说话。

啤酒一满瓶下肚,俩大老爷们突然对视了一秒,笑了。是那种高中生兄弟间的隔阂一秒就没了的感觉。

“说说吧”“嗐,没事不能请我哥喝酒了?”“少来啊,你不是给你小孩做表率?没事会出来喝?”话音一出,孟鹤堂眼里的星海黯淡下去,又灌了自己一口。

“饼哥,你说是我错了吗?我是不是不应该管他啊,总是想着小孩小,闹脾气,我都能忍,真的。我恨不得把心掏出来给他看看,”孟鹤堂顿了顿,自嘲地勾起嘴角,“谁知道人压根不需要呢,真他妈的多管闲事!裂了算了!”
发狠般将一口一口的酒灌进肚里,灼热的感觉在胃里炸开。
孟鹤堂仿佛在用这样的方法确定自己还是个人。

还会痛。

烧饼没有拦他,只是往自己嘴里送着一颗又一颗的花生米。他是队长没错,但也深深知道这种坎,每一对都必须经历。

“九良不小了,有的事你需要让他知道,不管他能不能帮忙,你们都是一体的,不用啥事都自己扛,反而让小孩觉得自己没用。”

“孟儿,你知道吗?其实当时啊,我和你四哥有段时间特别地别扭,我说什么他就跟我对着干似的,台上台下都是。我说本子这样改,他就会出来反驳,当时真的是气急了,想裂开,就那种真真一秒都搭不下去的感觉。我想,可也就是想想。”

烧饼也没管孟鹤堂是不是在听,自顾自地接着说,“四儿这人啊,别人不知道我也知道,表面温柔好说话,其实倔着呢...”因为喝酒烘出来的大红脸上带出笑意,俩人似乎也都没在意语气中流露出来的岁月静好,“我半夜回家的路上开着车就自个儿琢磨,你说,我好歹也是云字的,他那脾气,我还真不知道我要是不和他搭,能咋祸害别人。”

烧饼笑了,摇摇头,又灌了一口酒。“师父总说,选搭档就像选媳妇,这一搭,就是奔着一辈子去的!”带着醉意的语气轻飘飘的,却透露着不可忽视的认真。

孟鹤堂泪窝子浅,红了眼眶却不知道和什么倔着,不出声也不落泪,只是闷头吃菜,甚至忘记了那是他曾经沾都不沾的最不喜欢的菜。

烧饼也不知道他听进去多少,给周九良打电话“孟儿喝多了,老地方这。”“我...”“快点儿啊!”

 

 

7

“饼哥...”小孩进屋便被酒气熏得皱了皱鼻子。

“来了啊,坐着先歇会儿吧。”周九良找了门后的备用椅子坐下,看了一眼趴在桌子上睡过去的人儿,“您说吧...”

烧饼带着酒气摔着混蛋包袱“怎么意思啊,咋跟我黑道绑架,强抢良家妇女,完了家里还来人谈条件了一样?”

“饼哥...”小孩低沉的语气中染了几分撒娇的意思。

“行了行了,没啥事就把人弄走吧,瞅着就着急人。”

 

 

8

“先生您这喝了多少啊这...”周九良一脸无奈地把孟鹤堂架起来,给烧饼打了个招呼后便半搂半抱地把人带走。

 

9

怀里的人被风猛的一灌,醒了。

“周航!”“嗯,先生我在。”

周九良还沉浸在烧饼最后对自己说的一句“他也是人,也会累”里,突然被叫,蒙了一下。

“如果你不想孟哥管你,我可以不管你的!我不是喜欢没事找事的人,我管你,也只因为是你。”

孟鹤堂突然挣开周九良,一双好看极了的眸子看着对面的人,眼神却是清明的,周九良甚至可以看见自己在那双眸子里因为月光而映入的倒影。

周九良一时分不清他到底醉没,

“航航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了?”委委屈屈的声音一字一句地敲在周九良心里,似是月色平添了几分暖意。

 

10

得,还是醉的。

“先生你醉了,咱先回家。”

孟鹤堂喝醉后倒是卸下了兄长的沉重身份,露出了几分孩童的样子,努力地摇着头,大有一副“你不说我就不走,你说的不是喜欢我我就哭给你看”的架势。

周九良不说话了。没僵持一会儿,孟鹤堂便站不住了,倒在小孩怀里,失去了意识。把人带回家放到床上,看似很简单,小孩却手足无措了半天,末了暗暗下决心要健身。

孟鹤堂昏睡过去,自然不记得都发生了什么,只知道一觉醒来,小孩又变成了软乎乎爱撒娇的样子,似乎也不怎么抵抗自己的管束了,会和自己谈心诉说自己想要的。这就够了。孟鹤堂在心里想。

可是,他也错过了那句附在耳边的“不是的,我喜欢孟哥,一直喜欢的。”

 

 

 

11

月亮没有错过少年心意的倾诉,可是否也会在听见后也悄悄没入浩瀚星辰,向每一颗星星倾诉这感情的无瑕,我们就无从得知了。

————END

那些你可能不知道的10个场面

1

【观众:九良我爱你!】

“行行,知道了,我也爱他”

2

“在我的旅途中除了酒店就是机场...”

【观众:还有九良】

“用你说?”

3

(堂)“宝贝儿~”

(良)“怎么了乖乖”

【我不说谁知道堂堂下一句是“你是没死过吧你”】

4

(无奈良)“憋着逗我乐呢,行行行我乐了,你赢了”

5

(委委屈屈堂)“我说这些还不都是为了逗你乐”

6

(奶音卖萌良)“我还有,你听吗”

(正打算入活·堂·叹气)“听!”

7

(挽留观众堂)“别走,聊一宿!”

(醋且炫耀良)“聊一宿只有我听您!”

8

(情话暴击良)“早知道你是唱戏的,我就不说相声了”

(大尾巴狼堂)“是吗?那你干啥去?”

“我唱戏去啊!”

9

(突然病娇堂)“你愿意把衣服和干粮都给我,自己冻死,为我死,您愿意吗?”

(懵懵懂懂航)“愿意啊!”

10

【出门旅行带什么?】

堂“手机钱包...”

“提个建议,脑子”

(恍然大悟堂)“哦对,他就叫脑子”

写完才觉得好像没有那么不长见🌚🌚

各取所需,可以投稿👌

卧槽小周别怂!!

陪男朋友上班不就是热恋的样子吗?!!!

A炸了!!

冷淡小周在线送花

贼贼贼A一男的!
第一次见这么A的孟哥!!!
他终于想起来自己是队长了!😭😭
(虽然没实权bushi)

虽然你台下哄他的时候很狼狈,但台上吼他的时候真的很帅气!!

【周宝别委屈了,抱抱小周!这委委屈屈的小奶音谁受得了!!】